人工智能时代的地图“大国游戏

2017-09-04 05:53

  8月29日,江淮汽车600418股吧)交给百度32把车钥匙,这也预示着百度地图高精地图采集车数量达到国内最大规模。作为无人驾驶实现的基础,自主研发的百度高精地图数据自动化处理的程度达到90%。而在用户端,百度地图刚刚发布了V10.1新版本,进一步提升了出行方案的解决能力。

  世界很大、数据很多,所以百度注定要做地图业务。但纵观多数地图企业,不是随便拉几十人、一百人就可以简单的做地图服务。无论是上市公司还上市公司,没有一家公司低于千人。

  从属性到无国界的海量数据,再到巨额投入,这些本身的因素,决定了地图是一个大国间的游戏。

  地图,注定是一个大国游戏,他的业务基础属性——各行各业界的海里数据本身,就决定了这是一盘无国界的大游戏。

  它所消耗的成本、人力、物力巨大,而且能够经营好、持续经营下去,越做越好,更需要数亿级的投入。当AI时代的真实数据格式化精度越来越高、真实度越来越高,随着这个边界的提升所需要的投入将再度大幅提高。

  地图行业具有极高的门槛,一个地图企业绝对是一个巨大体量级的多元化企业;在数据量方面也是无国界的,比如百度现在可以提供209个国家的,因此具有庞大的跨国界数据量。同时,由于定位在互联网行业的基础设施,因此需要数据采集处理、产品、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深度储备。在整个互联网行业来说,只有巨头才具备这样的实力和储备。

  很多人,包括我的老板都跟我说,东旻我明天早晨去机场,希望现在规划一下明天早上的时间,看看大概什么时间堵车。

  我说稍安勿躁,我们正在做,目前看地图的服务能力,只提供了60%,很多东西的选择都是用户决策,并不是它帮决策,我们要实现的是它帮用户决策,用户来参考。比如它说:主人我们有这么多的选择,你看选择哪一个。这是需求满足度,大国游戏中,未来的竞争点就在这里。

  地图的一个发展特点是越来越,水电煤的特点就是,它的生产是集中的,这样才会出现规模经济、规模效应。反观地图公司,不可能出现一千家,一定只局限于市场的格局,出现最后几家出色和优秀的公司。

  要看清这场大国游戏,就要从地图业务三个层级思考。第一个层级是入场券,第二层级是差异化,第三层级是构建生态。比如百度的资源投入确保721原则,入场券,即做地图必须做基础数据的准确性,基础线规划能力和提供服务的质量,也就是说你必须是干这一行的,且干的很出色。入场券的来源则是,假设很多人来打麻将,你得懂怎么玩,是一个水平才能竞争。如果能力特别差,基本上属于看客,进入不了游戏。

  差异化,这里边就产生了一些不同行业公司的认知,比如说有的公司基于入场券做的非常不错,但他服务的对象是中国移动做基站测绘,他看的是红外地图,他要看基站微波的影响,跟普通用户看的不一样。曾经一些人找我,说他们公司做基站,问能不能把百度地图提供过去,这样他们就不用再去采购。我很纳闷,深入了解才发现做得了基站但做不了地图,这就是差异化。还有操作层面的差异化,百度在升级后的V10.0时提出一个目标叫做一图到底,从操作进入界面的时候不会产生地图的跳转。类似于这样基础性能的提升,这是百度在差异化上始终强调的影响。

  包括实景、街景,全世界目前只有两家能做到,百度和Google,要么是一些房地产开发商做一些楼盘的全景尝试。

  构建生态,每一家的方式都不一样。我的理解是,专注做好我自己事情的时候恰好帮到了你,这就是建生态。比如阿波罗计划,它只需要完成它的目标对我来讲就是天大的帮助,我就能从中获得每一辆车连网产生的数据,以前获取不到的包括引擎的数据、车速等实实在在的数据,现在所有的数据都是模拟计算出来,这种数据通过阿波罗的变化会反补过来,来帮助车辆驾驶员对车的、保养,有了更具体的车的轨迹。

  在AI时代,要想描绘一个真实世界,只有现实的门牌和录影不够,有很多信息是在互联网上,是在虚拟世界里,如何把这两者产生关联,这是地图公司思考、准备努力去做的事情,当然,这一层级的游戏中,竞争会更加激烈。

  Google最大的优势来自其全球化的能力,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综合实力强大,已经具备一定的生态基础;百度和谷歌有相似之处,但又不尽相同,尤其是在生态的程度上,谷歌的无人车开始的更早,百度却率先推出了阿波罗计划,并以此成为地图业务增长的新机遇。

  时至今日,中美科技公司之间的差异已经极度缩小,百度和谷歌、腾讯和Facebook、阿里和亚马逊不再是模仿和被模仿的关系,而是各自有着不同的生态思。苹果地图在中国内置的数据,其中苹果的目的明确,为了优化手机体验并向合作商付费,如今扎根在阿里体系内的,新零售和线下商业铁军是最大的比较优势,上看,不管如何强调目前不商业化,生态径都会最终指向面向用户的商业类变现。

  提到百度地图,有一个人绕不过去,那就是曾被称为“硅谷最有华人”、如今的百度总裁陆奇,陆奇过去职业生涯中做过三遍地图,雅虎、Google、微软,所以他对地图非常懂,非常了解。一个“懂”字意味是,没有人会对百度地图做杀鸡取卵的事,通过提升生态价值扩大盈利空间,才是“大国游戏”的合理追求。

  由于市场上的地图厂商几乎都背靠大公司,中国地图厂商几乎都没有短期商业,大都着眼未来。

  回头看地图公司的商业化现状,显然并不理想。整个地图市场,别人为什么非得跟你合作,或者说非要向地图付钱?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数据。

  地图是一个大游戏,不可能有很多家图商,比如搜索引擎,Google最早做地图的公司,Google做地图很重要的原因是,他看到了搜索引擎查询当地、本地和地理的需求越来越旺盛。于是,Google提出自己做电子地图,满足用户查询的需求。

  随着需求度越来越高,Google流量也越来越好,地图在搜索引擎中提供的是地理相关的查询结果数据。Google通过提供更好的服务吸引更多的人使用Google,然后产生经济收益来补贴地图。

  还有美国的 Uber,号称跟Google一直在打官司,挖了Google地图很多业务。返回来看,Google为什么自己做地图?因为,地图里边有基础服务径规划,延伸到况E-TA,预计到达时间,这是地图的核心算法,跟飞机的算法一样。ETA每优化1%,网约车的交易流水就会往上涨,算法每优化一步就会流水就会预计上涨10%。这是目前世界范围内已经得到验证的四种模式。

  很多人认为苹果是一家手机厂商,其实苹果也是一家大地图公司,是较早涉足这一领域的公司。我们用的苹果手机自带地图,都是来自苹果公司。我们了解到,苹果之所以多年来一直做地图,是因为他们认为地图已经成为手机的必备硬件,他把地图软件考虑成必备的硬件,可想地图为整个苹果公司带来的边际效应有多大。

  苹果每卖一台手机要贴1-2美金给地图团队,因为地图提供了基础数据和能力,这能够让苹果手机越来越好和系统能力越来越强。因为,现在人们之所以离不开手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很多内容必须基于地理的分析。

  在AI时代,在美国,大家都要用Google,并给他付钱,通过KPI的方式向B端收钱。这和中国不一样,中国喜欢自己做地图,地图公司还没有到洗牌的阶段,因为满足的需求度还远远没有达到理想的情况。那么,Google在国外可以收到钱,但是在中国收不到钱。因为,目前国内用户的地图应用普及率还有待提高,还有不少领域的数据需要连接和挖掘,此外从机构和企业的技术创新意识等基础上看,B端市场也还有一个教育的过程。

  对于国内地图公司的商业化方面以百度为例,现在深圳、东北很多创业公司,开发者制造的汽车“黑匣子”,调动轨迹服务用的就是百度地图“鹰眼”技术,这些都能在未来给百度地图带来长期商业利益。如今百度地图平台注册开发者数量超过115万,开发者市场占有率为75%,为超过65万活跃App及网站地图服务能力。作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水电煤,百度地图已经拥有了极为强大的领先优势。

  从地图行业来看,由于地图厂商之间的线分化,比如说有的公司基于基础数据做的非常不错,但他服务的对象是中国移动做基站测绘。有的虽然用户基础也不错,但由于AI技术和生态配套的,最终仍要且只能选择“生活服务”来打通商业通道。也就是说,虽然在争夺市场方面看似竞争激烈,但实际上商业化上根本就是一场错位战争。

  所以,百度总体颇为看重阿波罗计划,百度地图承担着高精地图制作的任务,而这是无人驾驶的基础。百度地图将在不断拓展数据来源的同时,成为为各方创造价值的“连接点”。